返回 妈,您人设崩了!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二百七十章至第二百七十一章[1/2页]

记住本站地址:【生生世世小说】https://www.3344book.cc/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!

    灵魂飞向了半空,但她的感官却在这一刻更为清晰,她清晰的感知到了许麟粗壮狰狞的形状、清晰的感受到了许麟的肉棒是何等的坚硬。

    每一下顶撞在花心上的冲击,在这一刻都放大了无数倍,每一下都好似顶到她的心尖心坎之上一般。

    既酥又酸、既爽又麻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巨大狰狞蟒头上所携带的入珠,像是一颗颗烧红的钢珠,每经过她膣道的每一寸,都能在她的灵魂深处,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!

    滚烫而满是青筋的肉棒一寸一寸灼烧着她的膣道,使她那白皙的酮体开始不受控制的痉挛,身上的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在欢呼,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激烈的高潮中,白嫩无毛的粉穴紧紧包裹住了许麟的巨蟒,娇嫩的花心急剧蠕动紧缩,以极大的力道锁住了狰狞的蟒头。

    「啊....」

    龟头被以极大的力道吸咬,许麟是既爽又痛,所幸有了前两次的喷射,龟头不再那么敏感,否则许麟相信他会再一次的缴枪投降。

    下体被吸吮的不能动弹,许麟只能挣开她手臂的束缚,捧住她那满是香汗的玉靥,胡乱亲吻起来。

    慕容妃烟在高潮中彻底迷失,她情动的扭动着脖颈,好让许麟的热吻能落在她脸庞的每一个角落,最后更是主动撅起红唇,送上了香吻。

    许麟自是来者不拒,噙住她的香唇就是一阵狂野的索取。

    俩人忘情地交换着津液,如饮甘露吞咽着对方的口水。

    「渍....渍....渍....」

    两条舌头不断交缠,难舍难分...

    良久,紧紧缠绕的舌头终于分开,只剩一条淫靡的丝涎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感受到吸力消失,许麟再度开始抽送。

    「啪叽~啪叽~啪叽~啪叽~啪叽~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眯着美眸轻叹一声,舒服的情不自禁用白皙的手指在许麟背上轻轻滑动,娇喘着叮嘱道:「嗯....不准....啊...再像..嗯...刚刚...那么....哼嗯...用力....听到了吗....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一副对小孩子说话的语气,许麟哪肯接受,他冷哼了一声反驳道:「谁让你挑衅我的?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淡淡的瞥了许麟一眼,低声道:「听话。」

    许麟动作一顿,随后又是一顿气急败坏!然而还不待他做出回应,又听到慕容妃烟轻声道:「听话的小朋友才有奖励...」

    “老子不是小朋友!”这是许麟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怒斥,但他忍了!

    「什么奖励?」

    满含期待的问出这句话,许麟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,都不知道糖衣炮弹里面包的是什么,就没出息的低了头。

    「咯咯咯.....」慕容妃烟发出一连串媚笑,似乎很满意许麟的反应,她收回左手,伸出食指勾住许麟的下巴,露出魅惑的表情,柔媚道:「你猜...」

    「我猜个.....」许麟急得想爆粗口,「你不说我可不管了啊,你就算高估我的定力,也别低估你竹叶青的魅力!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闻声柳眉一蹙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几秒后,她招手示意许麟将耳朵凑过来。

    许麟满含期待的俯下身躯,侧耳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「你好像很喜欢丝袜....」

    许麟心尖一颤,他先是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,但马上又沮丧的道:「现在哪找丝袜去....」

    「奖励可以随时兑现...」

    许麟激动起身,目光炯炯的望着她:「你是说....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魅惑一笑,意有所指道:「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,到时候别说丝袜...你想要什么,我都配合你....」

    「还要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?那你这奖励有跟没有有什么区别?」许麟说着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「你自己考虑吧~」慕容妃烟说完就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许麟还想再说,但他发现自己手上似乎也没有什么筹码,弄出太大动静被发现,倒霉的还是他,毕竟他不可能丢下慕容尤物不管。

    他脸色变化了一会儿,最后只能恨声说了句:「迟早让你心甘情愿成为我的女人!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眯着美眸瞥了许麟一眼,淡淡道:「我现在不就是心甘情愿吗?」

    许麟闷哼了一声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他心里知道,慕容尤物此时愿意跟自己滚床单原因无外乎几点。

    一是自己舍命救了她,确实让她心里产生了感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二是她确实对自己有好感,女人有第六感,男人同样也有,许麟能感觉到慕容妃烟确实对自己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三是问题的关键,也是第一个原因能成立的前提,那就是他之前就阴差阳错成了慕容妃烟的第一个男人,也是唯一的男人,否则她绝不可能用身体来报答,哪怕是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离她爱上自己,心甘情愿成为自己女人,许麟相信,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所以他懒的再废话,思来想去还是珍惜现有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最实际。

    他有种预感,如果没有今晚意外的同床共枕,只要拖到明天,他连现在的机会也不会有。

    就这样,别墅客房里,女人的娇喘与男人粗重的呼吸,混杂着淫靡的撞击声,响到了后半夜...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天色微亮,许麟顶着熊猫眼,一脸萎靡,两腿发软的背起容光焕发的慕容妃烟,爬下了二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连城第一会所。

    顶楼办公室内,响起了一阵砸碎酒瓶的声音。

    许麟胀红着脸,怒瞪着一个面不改色坐在沙发上的美熟妇。

    「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!」

    刚刚方莹莹到来,把天上人间覆灭的缘由说出,许麟才知道,这一切的背后,竟然都是方莹莹在操纵。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向自己隐瞒了这么大的事情,许麟感到难以接受,他一直知道只要透过方莹莹,就能轻而易举的取天上人间而代之,他之所以没有开口,是因为他想凭借自己的努力,打败、击溃他们,而不是靠一个女人,尽管他有今天,背后都是几个女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他就越想证明自己,这也是他此时气急败坏的原因。

    方莹莹似乎丝毫没感受到许麟的愤怒,好整以暇的拿起咖啡喝了一口,淡淡道:「发泄完了吗?」

    「你....」许麟颤抖着手指向她,一副气的不轻的模样,但方莹莹还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模样,又道:「发泄完了的话,就过来听我说,没有的话,就继续,但我要告诉你,如果你不能改变自己冲动的性格,那以后不管你走哪条路,注定都不会走的太远。」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的方莹莹,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压过了许麟所见过的所有人,包括慕容妃烟。

    许麟被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犹豫了许久,最后还是低垂着脑袋来到方莹莹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莹莹微微一笑,没有去安慰许麟的情绪,而是又喝了一口咖啡才轻声问道:「你觉得黑能活的久,还是白的活的久?」

    许麟一怔,略加思索就给出了答案:「白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黑好还是白好?」方莹莹又问道。

    这次许麟考虑的略微久了一些,有些不确定的应道:「白好。」

    「两个问题你都考虑的太久。」方莹莹不甚满意的摇了摇头,「毫无疑问,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白,第一个问题,白的肯定活的久,因为白让黑死,黑就要死,第二个问题,白的也肯定好,因为白说黑不好,黑就好不了。」

    许麟整个人一怔,随后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是啊,多么简单的问题。

    谁有话语权,谁就是老大。

    许麟隐约猜到了方莹莹的意思,但他还不懂她跟自己说这些的目的。

    「你想说什么?」

    「一个月后,首都大学政治系,我拖人给你留了一个名额。」

    「你想让我上岸?」说到这个地步,许麟完全明白了方莹莹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她是用她的力量让自己明白了白的力量,让自己明白黑在白面前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方莹莹轻笑着点了点头,从沙发上站起身,踩着乳白色的高跟鞋,扭着风韵的身姿来到许麟腿间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「趁着我还有能量,我会尽全部的人脉关系帮你走上正道,至于能走到哪一步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」方莹莹说着伸手轻巧的解开了许麟的皮带,拨开内裤,掏出了巨蟒,低头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「嘶....」许麟倒吸一口凉气,肉棒迅速胀大,进入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方莹莹吐出肉棒,抬起头,一面用舌尖轻舔着蟒头,一面用讨好的目光注视着许麟。

    「就当莹莹给小老公赔礼道歉了,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不用这样。」明白了美熟妇的良苦用心,许麟心里哪还有气,只剩下了感动,他伸手就要阻止她的动作,但却被她拒绝。

    「滋...滋...滋.....」

    卖力的舔舐一直持续了近半个钟头,终于在许麟的一声闷哼中结束。

    方莹莹鼓着白皙的脸颊,起身搂着许麟的脖颈坐到了他的腿上,随后将嘴唇靠近他的耳畔...

    「咕咚...咕咚...咕咚....」

    「这样小老公的气有没有消一些?」

    许麟粗重着呼吸扭过头,沙声道:「没有,现在更气了!」

    「那你要什么样?」方莹莹说着探手到下身握住许麟依然坚硬的巨蟒缓缓捋动。

    「?你!」

    许麟低吼一声,粗暴的掀起方莹莹的裙摆,撕烂她的丝袜,拨开薄如蝉翼的丁字小内,挺身将肉棒送进了美熟妇的花穴内。

    「啊....冤家.....好美.....用力?莹莹吧...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深夜,一处独栋别墅内,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,浑身大汗淋漓,男人粗重的呼吸与女人的娇吟响彻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许麟一面疯狂耸动着身躯,使肉棒在美妇人体内不断抽送,一面不断轻吻着她的脸颊,呢喃道:「宝贝阿姨,我好舍不得你。」

    「嗯....轻点....小坏蛋...哼嗯.....肉棒好硬....阿姨也舍不得你.....」肖夜玉靥潮红,眼里也不知是动情的水雾,还是不舍的泪花,只是不断地动情的抚摸着许麟的身体。

    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.....」

    激烈的欢爱中,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。

    相拥了一会儿,许麟在肖夜耳边提出了一个一直想提而不敢提出的要求。

    美妇人听后浑身一颤,并用力掐了许麟一把,娇声低骂道:「我真没骂错你,你就是个小变态。」

    许麟没有说话,只是用希冀的目光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在许麟渴望的小眼神下,肖夜最终还是软下心来,她轻轻推开许麟,恨恨的瞪了他一眼,玉靥通红的低嗔道:「只可以这一次啊...」

    「嗯嗯嗯...」许麟小鸡啄米般快速点头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肖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起身走到一个柜子前,打开抽屉,拿出了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许麟走到美妇人身后,低声要求道:「宝贝阿姨,穿上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条蓝色包臀裙吧。」

    肖夜娇躯一颤,向后掐了许麟一把,没有拒绝,打开衣柜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麟如影随形,回忆道:「我记得宝贝阿姨那天穿了黑色的丝袜...」

    肖夜扭身瞪了他一眼,嗔道:「我看你早就图谋不轨了,记得这么清楚!」

    「是的,第一眼,我就被宝贝阿姨绝代的风姿迷了个神魂颠倒,不能自拔,朝思暮想,夜不能寐....」

    「去去去....少来。」肖夜满脸嫌弃的推了许麟一把,但最后还是没忍住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。

    不多时,肖夜穿上第一次与许麟认识的着装,带着许麟来到了一个门前。颤抖着手,将钥匙插进了门孔。

    “吧嗒”一声,房门打开,里面亮着微红的灯光,而灯光的中间,赫然是肖夜亡夫的遗像。

    俩人缓步来到遗像前,静默了约一分钟后,许麟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,开口道:「记得那天,朱叔叔也在,我想看宝贝阿姨,但又不敢看。」

    肖夜娇躯一颤,目光中也浮现出一抹怀念,记得第一次见面,她就对彬彬有礼且英俊帅气的许麟有了好感,但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好感,毕竟谁也不会对儿子同学产生这样的好感,而且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也许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吧。

    从认识到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发生,直到发展到如今的地步,冥冥中,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推动。

    「宝贝阿姨!」

    许麟从后搂住美妇人的娇躯,大手攀上两只丰满坚挺的乳球大力揉搓起来。

    「哼嗯...别...」美妇人娇躯一软,向后靠在许麟怀里,她抬起玉手抓住许麟的大手,喘息道:「别在这里好吗?」

    那一夜,气到失去理智的肖夜主动拉着许麟来到丈夫遗像前,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但事情过后,她又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出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从那以后,她就将这个房间反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心里还有芥蒂,还有恨,又或许是她心里也有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又或许是两者皆有吧。

    肖夜也理不清自己的想法了,她唯一知道的是,她真的爱上了儿子的同学,每跟他浓情蜜意一次,她的心就会往更深的沼泽地沦陷一分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,她竟然一点也不感到生气,甚至在第一时间心里就已经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但是真到了丈夫遗像前,她又退缩了。

    在丈夫面前的那种羞耻感,真的很强烈。

    许麟动作一顿,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道:「你还没有忘记朱叔叔吗?」

    听到许麟明显变淡的语气,肖夜忍不住心肝一颤,她知道,身后这个爱吃醋的小男人又生气了。

    美妇人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在心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随后转过了身躯。

    抬头,望着他的脸庞,肖夜发现,不知不觉中,她的生命已经以这个小男人为中心,围绕着他的喜怒而活。

    她抬手掐住许麟的脸,无奈的问道:「又吃醋了?」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许麟耍着性子般避开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「你啊...」肖夜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头,情绪低落的解释道:「他毕竟是我的丈夫,虽然是他先对不起我的,但他终究已经走了,我不想再....你懂吗?」

    听完解释,许麟怔住了,同时心里忽然有些难受,因为他感觉自己实在是太自私了,只顾满足自己的私欲,而不顾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肖夜解释完,没有听到许麟的回应,她以为许麟并不能理解自己的想法,还在赌气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有些失望,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展颜一笑,抓住许麟的手覆上自己的乳房,低声道:「来吧...」

第二百七十章至第二百七十一章[1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