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妈,您人设崩了!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二百七十四章至第二百七十五章[1/2页]

记住本站地址:【生生世世小说】https://www.3344book.cc/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!

    「嗯.....」见许麟依然没有动的迹象,宁宓已经快憋疯了,她顾不得羞耻,贴着许麟耳畔再度哀求道:「求你了....好女婿.....出去....好不好....出去.....都随你....」

    「你说的!」见美岳母都哀求到这种程度了,许麟也是见好就收,起身抱着她快速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「呜....」

    刚走出房门,宁宓整个人就是一松,一口咬在了许麟的肩头,从琼鼻出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后,浑身都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麟瞬间只觉一股热流激洒在小腹,随后顺着他的小腹大腿不断低落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只见地板顷刻间已经被染出了一大片湿迹。

    望着地上的尿液,许麟的眼眶瞬间就红了!

    「骚岳母!!」他一声低吼,粗暴的将宁宓顶在了墙上,深吸一口气,开始狂抽猛?!

    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......」

    急促的撞击声犹如一长串鞭炮炸响!

    「呜呜....」既重且急的抽送让宁宓被迫松开了贝齿,美眸迷离着艰难低喘:「轻....哦....嗯嗯.....慢...哼.....求....你...」

    「谁让你这么骚的!骚岳母!」许麟兴奋的低吼。

    「呜...没有.....我不是...哼嗯.....新月....轻.....嗯....」

    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.....」

    「不骚会被?尿吗?嗯?」

    「嘤.....别说......我不想....呜呜....又要丢了....啊....好美...求你.....嗯....不要在....这里....啊....去了......」

    「又高潮了!!骚穴!」许麟再度兴奋的低吼一声,很快也感到了一阵强烈的酥麻,他咬着牙狂抽猛插了百来下,最后狠命一撞,将肉棒深埋进了湿哒哒的花穴深处。

    「呜呜....不可以.....许麟...啊.....别在里面.....嗯....求你了.....好女婿....拔出来....」

    喷射边缘,一声好女婿直接让许麟破防,他的身躯用力一抖,滚烫的精液瞬间激射而出,一股接着一股灌进子宫深处。

    「呜....好烫.....混蛋......好舒服....呜呜....不要......呜呜....不可以那么多....哼嗯...好胀....好难过....」

    宁宓既羞耻又无奈的接受了许麟的灌溉,而随着大量精液的灌入,她也再度体会到了那种全身都暖洋洋的快感。

    良久,两人才从极致的满足中走出,相拥在房门口,各自喘息。

    忽然,宁宓用力一口咬在了许麟的胸膛上,像是要发泄出自己所有的委屈。

    许麟痛的闷哼了一声,抬起手想要推开她,但犹豫了一下,又缓缓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宁宓用尽全力咬着,直到感觉到嘴里传来了一阵血腥味才松开嘴,她抬起头,看到了许麟紧蹙的眉头,显然,他在忍着痛。

    她明明委屈极了,可是看到这一幕,心里又莫名的有些心疼,更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眶质问道:「你干嘛不推开我!你以为这样会让我感动吗?」

    许麟摇了摇头,随后忽然咧嘴一笑道:「你咬我,说明了你心里在挣扎,咬的越狠,说明你心里挣扎的越厉害,我心里一高兴,都忘记痛了。」

    宁宓怔了怔,随后恼羞成怒般满脸通红的怒骂道:「你就是彻彻底底的混蛋,人渣!」

    「骂吧,骂的越凶,越说明我在你心里的地位,不过...骂人也要有代价的。」许麟说着邪魅一笑,拉着她回到了沙发前,大马金刀的坐下后,脸色忽然一冷,喝道:「自己坐上来!」

    「你....」宁宓想拒绝,但许麟却是目光一冷,道:「如果你还想在新月身边被?到尿失禁的话,那我就成全你!」

    听到许麟的威胁,宁宓浑身一颤,刚刚那刺激的一幕,虽然短暂,但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看着许麟眼睛闪烁着的幽光,宁宓心尖一颤,终是不敢再反抗,满含羞耻的坐上了许麟的大腿。

    许是知道无处可逃,她没有无谓地拖延时间,坐上许麟的大腿后就颤抖着玉手握住了他的巨蟒,随后微微撅起月臀,将他巨大的蟒头抵住了自己的花唇。

    「哼嗯....」

    蟒头刺开花唇缓缓顶了进去,直至末柄。

    「啊....许麟....我恨你....」

    「啪叽~啪叽~啪叽~啪叽~」

    许麟眯着眼睛,双手各自捧住一只跳动的美乳,尽情把玩,不时伸出舌头纠缠着峰顶的红梅,口中含糊不清的道:「我知道你肯定很恨我,不然怎么会用大白屁股一直压我呢....」

    「呜....许麟.....你就是个大混蛋....」

    许麟抬头一笑:「大混蛋?是大鸡吧混蛋的意思吗?」

    「嘤....」粗俗的淫语刺激的宁宓嘤咛了一声,同时感觉膣道内好像被一股强电流击中了一般,性爱的高潮几乎就在下一秒。

    然后就在这时,许麟忽然托住了她的臀部。

    「啊....」宁宓口中发出一声极其难过而失落的惊吟。

    轻松将美岳母吊在半空,许麟笑眯眯的问道:「想要高潮吗?」

    宁宓几乎将银牙咬碎,但此时被开发到敏感至极的身体还是没抵挡住高潮的诱惑,她轻轻合上美眸,满脸羞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「你应该知道我想听什么!」

    宁宓眼帘颤动,最终还是没敢睁开,随着一声羞吟,她向前扑倒,搂住了许麟的脖颈,在他耳畔颤声哀求道:「好女婿....我要.....」

    许麟呼吸一滞,沙声道:「还不够!」

    「混蛋,我恨死你了....」娇骂完,宁宓用带着哭腔的声调发出了柔媚的哀求:「好女婿...岳母想要....好女婿的.....大鸡吧....嘤.....」

    「啪叽~~」

    「哈啊.....丢了.....好酥服.....」

    「女婿的大鸡吧?的爽吗?」

    「呜呜....嗯爽....好厉害....好硬....」

    「那好岳母以后还给女婿?吗?」

    「哼嗯....不知道....别问我......」

    「不说我又要停了哦...」

    「不要....」宁宓惊呼着,满含羞涩的瞥了许麟一眼,忽然,她破罐子破摔般捧住了许麟的脸庞,主动送上了香吻。

    「渍....渍...渍....」

    这一吻,吻到了天翻地覆,吻到了几乎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许久,唇分。

    宁宓抵着许麟的额头,迷离着美眸凝望着他的眼睛,声音柔媚至极的喃喃道:「不可以经常....快动.....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,一月时间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房间内,李娅哼着轻快的歌谣,将衣裳与日常用品整理到行李箱中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可谓是李娅最开心的日子了,儿子终于迷途知返,选择正路,这对一直以来担惊受怕的她来说,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天色微暗,李娅终于整理好了所有的一切,她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,松了一口气在床边坐下,不自禁地胡思乱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那好似一汪春水的眼眸时而闪过苦恼,时而又浮现几许羞涩,随着时间推移,她那白皙的玉靥更是渐渐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往首都读书,陪同的,暂时只有她一人,这段时间内,她每每想到要在陌生的地方,陌生的环境与儿子单独相处,她就忍不住心尖直颤。

    这一个多月,儿子都没有骚扰她,这让她有种感觉,感觉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什么,随着日子一天天临近,她心里却隐隐有些期待接下来“母子同居”的生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天色刚亮,母子俩就推着行李箱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昨天,许麟已经跟该道别的人全都打过招呼了。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,飞机平稳降落了在首都机场。

    取了行李,许麟接到了方莹莹的电话。

    接起电话,就听到对面传来美熟妇简练的声音:「在沿海找到了陈潇,他正准备偷渡去越南,我已经帮你解决好了,你安心读书。」

    「好,知道了。」许麟应了一声,又同她闲聊几句就放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系列的事情下来,许麟真心感受到了方莹莹对自己的爱护,这也让他彻底将她放在了心里最重要的位置,与其他几女并列。

    「谁的电话?」

    李娅脸上戴着大号的墨镜,盖住了绝世的容颜。

    「朋友..」许麟心里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不跟妈妈说陈潇的事情,免得污染了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坐上出租车,母子俩来到了许麟提前在学校旁边租好的公寓。

    进了门,尽管房子很干净,但天生爱洁的李娅还是忍不住动手收拾了起来,并指挥着许麟挪动一些家具。

    收拾了半饷,李娅忽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套房子似乎只有一个房间....

    这个发现让她心头一颤,装作不经意间问道:「这里好像就一个房间....」

    许麟咧嘴一笑,笑的有些鸡贼:「是啊,单身公寓嘛。」

    李娅呼吸一滞,声音微微颤抖:「那我把客厅收拾一下,我睡客厅...」

    许麟放下手中的东西,走到妈妈身后,伸手搭上她的肩膀,柔声道:「我怎么舍得让你睡客厅?」

    「那你睡客厅。」

    「会影响我的睡眠,到时难以专心学习,房间够大,床也很大,足够睡两个人。」

    「那怎么行...」李娅玉靥通红着挣开儿子的手,转过身用商量的语气道:「要不我们再买一张床?或者在这附近再租一套房子?」

    许麟翻了个白眼:「你以为学区房这么好租啊?再说了,这一套就要租好几万。」

    「这样啊....」听到要好几万,节俭贯了的李娅当即就打消了再租一套的念头,但她还没有放弃,认真道:「那就再买一张床。」

    「行吧,那就再买一张。」许麟无所谓的点了点头,随后又道:「但是买了送过来也要等明天了。」

    李娅也知道不可能这么快,虽然无可奈何,但也只能收声。

    母子俩各怀心思,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,转眼就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许麟已经洗好了澡躺到了床上,而李娅则是坐在床的另一侧,低着头,漫无目地的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「妈,该睡觉了。」

    「噢...」李娅娇躯一颤,匆匆拿了换洗的睡衣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浴室内,李娅先是望着镜子里发了一会儿呆,随后伸手一件一件脱起了身上的衣服,不多时,一具完美更甚维纳斯女神的酮体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手如柔夷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美目盼兮,世间所有的词汇似乎都难以形容这个完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雪白的酮体在灯光照耀下,发散着微微的荧光,好似那下落凡尘的九天仙子。

    胸前一对白洁无暇的高耸玉峰,峰顶处,两点诱人的嫣红恰到好处的点缀其上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平坦无一丝赘肉的小腹,精致小巧的肚脐,再往下是一条让人血脉喷张的粉嫩细缝,肥美的阴阜光洁到能将灯光反射。

    白玉柱一般的修长美腿,合拢并立,看不见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顺着美白光滑的雪背向下,是一颗成熟的水蜜桃,肥美、雪白、饱满,如同刚刚煮熟后剥了壳的鸡蛋。

    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李娅玉靥微红的悄悄夹紧了如玉的美腿,她急忙摇了摇头,似乎是在甩掉脑海中不堪入目的画面。

    打开淋浴喷头,腾腾的雾气蔓延至整间浴室,掩盖了她的身影,朦胧的烟雾中,绝美的身影像是在瑶池沐浴的仙姑,让人望而却步,不敢亵渎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没有想好怎么跟儿子同床共枕,李娅洗地格外的慢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小时,李娅终于关掉了淋浴喷头,烟雾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”或许是此时最贴切的形容。

    穿上睡衣,将扣子扣到最高的位置,李娅深吸了一口气,走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里,灯已经熄灭,漆黑一片,只有一缕柔柔的月光透过窗帘洒进房间。

    站在房门口犹豫了片刻,李娅缓缓走进了房间,她来到床的另一侧,用最轻的动作缓缓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怦怦..怦怦..”

    李娅的心跳在难以控制的加速,她可以肯定,儿子肯定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她脑子里几乎不断地在想着一个问题,那就是儿子如果扑上来,自己能怎么办?自己能挡住吗?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着,忽然,她的手掌被一只大手握在了掌心,她刚要反应,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儿子的轻笑声:「至于这么害怕吗?」

    黑暗中,李娅玉靥一红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「妈...」许麟忽然一个翻身趴到了美母身侧,「问你个问题。」

    随着儿子靠近,他身上熟悉而强烈的男子气味贯入鼻腔,使得李娅反应迟钝了两秒才伸手抵住他的胸膛,并试图推开他,但尝试了几下没推开后,只能神色严峻的道:「你别靠那么近...」

    许麟不为所动,他紧盯着妈妈的美眸,轻声问道:「妈妈你不想吗?」

    李娅目光不自然的躲避着儿子的视线,不明所以的问道:「想什么?」

    许麟目光炯炯:「做爱...」

    直白的话让李娅心脏猛地一抽,引得呼吸一滞,急忙用力喘了一口粗气才算是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她用力板起脸,并瞪起美眸,但刚对上儿子炙热的目光,她所有的努力就都化作了泡影。

    「你又过分了许麟....」

    美母娇羞又无奈的模样看的心都酥了,他忍不住低头越靠越近,最后更是连嘴唇都快要贴上了美母的耳蜗:「我只是好奇...妈妈可以回答我吗?」

    热气喷洒在耳蜗,酥酥的、麻麻的、痒痒的,使得李娅的身子骨又软了几分。

    也无怪李娅表现的如此不堪,母子俩多次的结合早已让这段禁忌的感情变了质,而此时这种在黑暗中的暧昧又尤为惹人心痒,换作任何一人,怕也难免不会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「很晚了...快躺好睡觉...」

    看着美母被子下高高隆起的弧度,许麟偷偷咽了一口唾沫,眼珠微微一转道:「话说我这一个多月都没有骚扰妈妈,妈妈是不是要给一点奖励?」

    「没有奖励,快点睡觉了。」李娅说着终于积攒起了一点力气,一个转身就要逃下床,但在她的小脚即将碰到地面时,腰肢却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给缠绕住。

    「呀....」一声低呼,李娅整个人已经进了儿子的怀里,而蜜臀的缝隙上更是被一根坚硬的物体重重顶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哼嗯....」李娅娇哼一声,身上的力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「睡觉了怎么还下床?」

    「呼....松手,妈妈要上厕所...」

    「这样啊?」许麟邪魅一笑,一边作势要起身,一边坏笑道:「我看妈妈好像没力气了,我抱着妈妈去吧。」

    李娅吓了一跳,被儿子抱着把尿的羞耻画面历历在目,忙道:「不用不用,我突然又不想去了,你松开,我要睡觉了。」

    「首都太冷了,还是抱着睡吧,暖和。」

    李娅吁吁喘着粗气:「可是妈妈很热...」

第二百七十四章至第二百七十五章[1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