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妈,您人设崩了!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二百七十四章至第二百七十五章[2/2页]

记住本站地址:【生生世世小说】https://www.3344book.cc/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!

    「老话说心静自然凉,妈妈该不会是在胡思乱想吧?」许麟说着收紧手臂,同时向前用力挺胯。

    坚硬的肉棒顿时向着臀缝深深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「哼嗯....」

    李娅被顶的又是吐出了一声娇哼,酥麻到腿间偷偷淌出了一抹透明的花蜜,她深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无奈下只能出声威胁道:「你要是乱来....我...我明天就回榕城。」

    话音一落,李娅瞬间只觉缠绕在腰上的手臂一松,她忙趁机向前蠕动着脱离了儿子的怀抱。

    是啊,母子的道德禁忌鸿沟又怎是那么容易跨越的?好似一条斩不断的情丝,哪怕暂时放下,仍随时可能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许麟苦笑了一声,终是不敢将妈妈逼的太紧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他知道硬的不行,只能来软的了。

    「妈....」

    许麟开始好一阵软磨硬泡,但李娅铁了心不上无赖儿子的当,全程只是冷着脸,目光警惕。

    硬的不行,软的也不行,面对此时如刺猬般将自己武装起来的美母,许麟一时间竟是无从下口。

    正一筹莫展,忽然,许麟脑中闪过妈妈刚才威胁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回榕城...

    以妈妈的聪颖,她不会不知道跟着来首都无异于“羊入虎口”,那她为什么还要一口答应自己的要求?

    许麟想到那天,妈妈听到自己要放下连城的事业重新读书时,那种发自内心的欣喜...

    许麟心里断定,妈妈不敢走!

    心思急转,脑海中匆匆形成一个方案。

    「我不逼妈妈了,睡觉吧。」他满脸无奈的说完背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李娅眼里闪过一抹讶然,她已经做好了跟儿子打持久战的准备,谁知道他竟然这么容易就放弃了?

    这不符合儿子的风格。

    李娅没有放松警惕,直到听到儿子匀称的呼吸声,又撑了许久,才缓缓睡去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,母子俩各自起床收拾好。

    安静的吃完早餐,由于后天才开学,许麟笑着提议去见识一下首都的景点。

    李娅微一沉吟,点头答应了下来。只是心里还不适应儿子突然如没事人一样的转变。

    一天下来,母子俩逛了几个著名的景点,顺便买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,还预定了一张单人床。

    入夜,李娅提心吊胆的上了床,正当她以为儿子又会卷土重来时,没想到儿子只是跟她闲谈了几句,随后就背身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娅心里有些懵,但也没有多想,只当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时间悄然流逝,转眼,已开学半月。

    订的床铺在第三天就到了,母子俩已经分开睡,李娅也慢慢放下了防备的心,专心给儿子当起了保姆。

    夜晚,李娅洗完澡从厕所出来,小床上没见儿子的身影,正当她疑惑间,门外隐约传来儿子与人交谈的声音。

    稍一犹豫,李娅悄然走到了门边,顺着没关紧的房门向外望去...

    许麟毫无形象的瘫在沙发上,一脸愁容的低声说着什么,李娅心中疑惑顿起,忙凝神听去。

    「哎...第一天入学考试就考砸了...」

    考试?儿子没有跟她说过有考试。李娅蹙起柳眉继续听去。

    「嗯,很严格,也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,知道我是托关系进来的,现在那般学霸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...」

    「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休学回去,毕竟我的成绩差他们太多了...」

    「嗯,没事,我有什么顶不住的,顶多被开除呗,回连城也饿不死。」

    偷听着的李娅眉头越蹙越紧,儿子自暴自弃的话语让她很是不喜。

    许麟早就透过窗户的倒映看到了房门口晃动的影子,他叹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一抹愁容:「烦恼...我能有什么烦恼。」

    「多少有些影响吧,你也知道我跟常人不一样,但是憋不住也要憋啊,总不能去找那些不干不净的女人吧....」

    「嗯...好,知道了,你也早点休息,嗯,拜拜。」许麟放下根本没有拨通的手机,皱着眉头在沙发上又是唉声叹气了一阵才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夜深,许麟早已熟睡,但李娅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儿子好不容易才重回正路,她怎么肯他再回到原来的轨道。

    清晨,餐桌上,李娅望着“心事重重”的儿子问道:「是不是学习上出了什么问题?」

    「啊..?」许麟装作惊讶的样子,洒笑一声:「没事,好着呢。」

    李娅点了点头,没有再问,只是心里却有着不是滋味,儿子竟然瞒着她...

    又是一个星期过去,许麟脸上的愁容越来越多,但李娅问起,他总是笑着说没事。

    李娅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她决定今晚找儿子谈谈。

    夜晚,李娅一如往常洗完澡,走出浴室,正准备找儿子谈心,却不见他人影。

    「又在打电话吗?」最近,儿子跟人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,都是趁着她洗澡的功夫,等她出来,儿子也差不多聊完,这让想听到一些真实情况的她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缓步来到房门处,李娅照常顺着没关紧的门缝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,客厅里的一幕却让她瞳孔急缩。

    沙发上,儿子紧闭着眼睛,下身一丝不挂,手握着一根怒胀的黑蟒,疯狂捋动。

    时隔两月,再次见到儿子那狰狞的巨物,更看到儿子手淫,这一副对李娅心里的冲击力不可谓不大,只一瞬间,她已是两腮通红,呼吸粗重。

    有心不看,可脚步却难以挪动。

    正当她心里激烈挣扎时,却见儿子忽然低吼了一声,随后满脸通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脸烦躁的拿起桌上的水杯灌了一口,又不解渴般起身从冰箱里加了冰块。

    “咯吱...咯吱...”

    咬冰块的声音听着有些?人。

    李娅眼里浮现出深深的担忧,再看到他将睡裤顶起的大帐篷时,脸上也不再浮现红晕,而是写满担忧的苍白。

    来回踱步一阵,许麟来到沙发前坐下,拿起笔,翻开了书本。

    然而才没两分钟,李娅看到儿子忽然将写的东西狂躁的撕成了碎片,丢进垃圾桶,随后双手抱头发了癔症一般浑身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李娅心都碎了,眼眶更是瞬间红了,正当她要冲出房间时,又见儿子忽然从沙发上蹦起,在地上疯狂的做起了俯卧撑。

    几组动作下来,李娅终于看到儿子身下的大帐篷消了下去,只是他眼里的烦躁似乎又多了一分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,许麟如往日一般,对着妈妈笑了笑:「妈,你洗完了?」

    「嗯...」看到儿子脸上的笑容,李娅心里一疼,点了点头,嘴唇蠕动了一下,正要跟儿子谈谈,却见儿子已经上了床,如往常般背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一种疏离感涌上心头,让李娅产生了一种想哭的冲动。她红着眼眶忍住,回想起往日的种种,她并没有对儿子的表现产生怀疑,甚至还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儿子天赋异禀,她不管情愿亦或是不情愿,都已经不止一次了解了。

    而最让她担心的是,儿子以前更是有控制不住自己的经历,万一再有以前这般症状发生,天子脚下,造成的后果光是一想,就让她一阵手脚冰凉,心慌难安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李娅还是决定先跟自己的好姐妹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走出房门,李娅躲进厨房,拨通了秦霜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李娅忧心忡忡的将情况跟闺蜜一一述说,包括自己第一晚拒绝儿子的过程。

    秦霜听后久久不语,许久才叹了一口气,半带无奈的道:「我现在也不方便过去,你们都没有安顿好,我带着宝宝过去,吵闹下他怎么上学?要我说啊,你就是矫情,关上门谁知你们是什么情况,你也知道他的情况不比常人,还这样憋着他,憋到他找了不三不四的女人,染了病你就高兴了?我可告诉你,我就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受害者,我可知道他发起疯来多恐怖,这要是干出什么事,你想看他一眼都难。」

    秦霜这一通话可谓是连消带打,夹枪带棒,说的李娅脸上红一阵,轻一阵,最后更是红了眼帘,不多时更是抽泣出声。

    她也苦啊,只是没人体谅她罢了。

    「别哭了,哎...二十多年姐妹,我也知道你的难处,我没体会过你这种感觉,有时候难免觉得你清高了,只是我始终抱着的想法都是我活着为了谁,以前我不知道,现在我知道了,我为了我的宝宝,你呢?」说着,秦霜没等李娅回复,接着道:「要不我给你支个招?」

    李娅止住抽泣,声音微微沙哑:「你说...」

    「要我说啊,你给他点甜头尝尝呗...男人啊,不管几岁,都跟个孩子一样,你给他点甜头,再给他点盼头,他保准乖乖的。」

    所谓的甜头是什么,俩人心知肚明,李娅生怕又陷进去,小声辩解道:「那不是又...」

    「那谁让你从开始就没守住?怪谁?再说了,你懂的威胁他要回榕城,如果他威胁你不读书怎么办?他肯定想到了,但是没有拿这个威胁你,说到底还是为你着想,不想勉强你。」李娅似乎看到了电话那头秦霜翻白眼的样子,她俏脸一红,踌躇良久,声音低不可闻:「怎么给?」

    「那我可管不了,我可不信你什么都不懂,就这样吧,挂了,该喂你孙女喝奶了。」

    “嘟嘟嘟....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李娅独自在厨房站了许久,最终红着玉靥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清晨,餐桌上,许麟依旧是一副心事忡忡的模样,他拿起一个三明治咬了一口,随后拿起牛奶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咕咚...”

    一口咽下,浓浓的奶香充斥在口鼻之间,许麟微微一怔,带着一丝不确信,他又拿起“牛奶”,先是闻了一口,随后再度轻?萘艘豢凇

    微微闭起眼睛,没有咽下,只是含在口中。

    牛奶并不加糖,但今天却格外甘甜。

    对面,李娅已是满面红霞,低垂着螓首,不敢望向儿子这边。

    「咕咚..咕咚..咕咚...」许麟迫不及待将整杯“牛奶”喝完,瞥了眼低首红面的美母,霎时间,心窝都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妈,今天的“奶”特别好喝,还有吗?」

    「没...没了,明天我再去买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知道自己的计策起了效果,许麟心头狂喜,嘴上答应下来,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早餐过后,看着儿子出门,李娅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儿子肯定知道了,可她心里也知道单是这样恐怕起不到什么效果,是故她害羞完脸上又写满了愁容。

    晚上,李娅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,随后踮着脚走出浴室来到了房门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客厅里儿子又在自慰。

    「妈~」许麟忽然低叫一声。李娅吓了一跳,只当自己偷看被儿子发现,正不知如何是好,却反现儿子并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李娅心里稍安,可是她很快又意识到:“小麟在幻想跟我....”

    刹那间,她只觉身体里似乎有一股电流流出,刺激的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,玉腿一软,险些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抹红霞涌上玉靥,一层水雾覆上美眸,她不自禁的开始呼吸急促,并有意无意的夹紧了大腿轻轻磨蹭了一下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转眼,十五分钟过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许麟停下了动作,他还是没有撸出来。

    穿上裤子,他开始重复昨天一样的步骤。

    喝水、吃冰块、看书、撕纸、浑身抽搐、疯狂运动。

    李娅忧心忡忡的坐回床上,思虑良久,飘忽不定的眼神终于慢慢坚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许麟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「妈...」

    「小麟。」李娅打断儿子的话,「妈妈想跟你谈谈。」

    许麟配合着露出疑惑的表情,随后“挤出”一抹笑容,「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,很晚了。」

    看着儿子宁愿“强颜欢笑”,也不愿跟自己多讲,李娅更加坚定了心里的决定。

    「过来坐下。」

    「妈...」

    李娅一瞪眼:「让你过来就过来!」

    「哦...」许麟“一脸委屈”的走到床边,隔着李娅两个身位坐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明显带着疏远的动作,李娅忍不住用力捏紧了拳头。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轻声问道:「你是不是很难受?」

    「什么很难受?」许麟“一脸茫然”。

    「我看到你在客厅干嘛了...」

    「啊??」许麟惊讶的站起身,很快又一脸颓废的坐下,低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李娅望着儿子:「因为这个....影响到学习了吗?」

    许麟沉默着摇了摇头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母子俩沉默了一会儿,许麟起身道:「我去睡觉了。」

    「等等。」李娅跟着起身,望着儿子意志消沉的模样,她忽然咬了咬牙,转身按下床头边房间灯的开关。

    房间内顿时乌黑一片,只余一抹柔柔的月光。

    “扑腾”着心跳,李娅来到儿子身边,伸手颤抖着拉下了儿子的睡裤。

    「妈,你...」

    「不要说话。」李娅打断儿子的话,微闭着美眸伸手轻轻握住了儿子的巨蟒。

    软趴趴的巨物瞬间起了反应,在她手掌急剧胀大,直到不能尽握。

    「嘶...」黑暗中,传来儿子深深吸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强烈的反应让李娅心尖一颤,粉面通红。

    停顿两秒,她咬牙握紧了手中的巨物,轻轻捋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哼...」许麟浑身一颤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娅只觉心弦被狠狠拨动了一声,娇躯跟着一颤,为了掩饰,她忙故作镇定的道:「你快点好...然后去睡觉,不要再胡思乱想。」

    「嗯...」许麟应了一声,不再做声。

    一分钟、两分钟、三分钟....

    十分钟...

    李娅换了一只手,正当她疑惑儿子是不是故意忍住时,儿子却在这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,声音低沉:「算了,没用的。」

    许麟说着推开妈妈的手,走回了自己的床上,背对着她,将头也蒙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李娅的性格属于不做就不做,做了就一定要做好,既然心里已经决定,就断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这样憋着对男人不好,再加上心里一系列的担忧。

    李娅紧随着儿子的脚步来到床边,一咬牙钻进了被窝。

第二百七十四章至第二百七十五章[2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